〓平行励起〓

从前有个……

#天涯明月刀ol# 相关。 

从前有个……什么呢?目前我还不知道,只是随便写写。 (你问这些事是不是真的……跟一篇文计较什么嘛= ̄ω ̄=) 

 
 

—— 

1. 

以前剑三的时候(时至今日我都不好意思说我玩过那个,还是从藏剑山庄那个版本开始)我写过一篇《从前有个少爷》,——这篇和那篇没有关系,我只是想说——一旦古风起来我就画不出图了,沦落到用小学生文笔写作文当感想一定是因为中国人衣服装饰太特么复杂了真要命…… 

 
 

2. 

这两天特别想玩游戏,虽然天刀三测的时候我都不知道有什么好玩的但是关服了又想得不行我也不懂了自己。我一定是被画面迷惑了哎呀你们等等让我再舔一会儿…… 

 
 

3. 

……当然和朋友一起玩也是很重要的,虽然我在游戏里的朋友用一只手数完手指还有剩就是了。 

 
 

4. 

我就不说自己的服务器和ID了,因为我们服务器人特少,说出来太容易锁定目标。至于人有多少之后会讲。

不过给我激活码的人我特想说出来,因为他叫龙脱衣,我翻来覆去看这个名字都觉得霸气得不行,好喜欢(仅限名字)。 

 
 

5. 

虽然进了游戏好像也没怎么跟他一起玩。 

估计下文也和他没关系(你……) 

 
 

6. 

第一个朋友是个太白,他比我玩得早,话本也是他带我第一次,我刚玩的时候他都阶段满级了。 

但是新来的小师妹第一次见我们的时候,她开口就叫我大师兄,叫他二师兄。 

 
 

7.

 “靠。明明我比较早。” 

 
 

……嗯,应该是你长相年轻,我未老先衰。 

 
 

8. 

他接受了我的说法,因为我是长得挺苦大仇深的,以至于后来的师弟师妹都跟我说,活得开心些,别什么事都放在心里,我们都知道大师兄一般定位都是又当爹又当妈的不容易。 

 
 

……不是的好吗,不是的。 

 
 

9. 

其实我除了脸长得比较操心之外全身上下没有一处喜欢操心。

凡是需要枯燥重复劳动的活儿全都不是我特长,尤其是生活技能。多亏我有个师妹勤劳贤惠爱照顾人,我觉得我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毛病有一半是她惯出来的。

在上一个游戏里我一直维持着生产技能全为0的记录,除了打架之外就是个残疾人。

 
 

10.

师妹并不是这个游戏里的师妹。

会来玩天刀也是有一天师妹突然敲我说,师兄师兄,有个游戏要测试了,来玩吗?虽然你最近好像不太玩游戏了,不过这个游戏画面特别好呢,就当来看看风景吧。

她很少拉我去玩什么,我一好奇就答应了。

 
 

11.

进了师妹的帮会,里面都是些一起玩游戏的老面孔。说老面孔其实我也不太认识,因为我离开的早,后来的一些人也就只认得名字,而他们对我也应该是“那个传说中的师兄”或者“太师父”的印象而已。

原来我徒弟的徒弟都有徒弟了,真唏嘘。

 
 

12.

师妹人很好,大家都很喜欢她,她又很懂得照顾人,所以无论是不是同门都会亲切的叫她一声“师姐”。

全天下只有我一个人叫她“师妹”,她也只有我一个师兄。

这个只属于我的称呼多少让我有些开心,

你可以说我没追求。

 
 

13.

进帮会之后我颇有些为难,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一个刚刚入帮的不知道哪里来的菜鸟——我猜里面大概大半人都不认识我——开口就叫他们的师姐“师妹”,感觉特KY。

但是我也叫不出那声“师姐”,总觉得浑身都不对劲。

结果犹豫再三我到底是没说话。

 
 

14.

我这人有两个毛病,一个是特介意辈分,一个是特介意亲疏。综合症就是特介意称呼。

 
 

时如逝水,永不回头。

 
 

如今她还是大家的师姐,

却已经不再是我的师妹了。

 
 

15.

太白二师兄是个认真的实用主义者,从不爱搞花花肠子,干什么事也都直指目的。

之前说过话本基本都是他带我们去的。

这个“我们”包括我和一个神威。我们俩是真正的同期,差不多一天进游戏,之后也一起升级到90。这人的事儿等下说,总而言之,我们俩都不是处女座,但很不幸二师兄是。

 
 

所以在话本里大概是这么个情况:

二师兄冲进去了!

二师兄开怪了!

二师兄倒下了!

二师兄回头对着空气墙外的我俩咬牙切齿:“你们俩他妈的在干嘛!”

我:“我在吹笛子。”

神威:“我在听他吹。”

二师兄:“……”

 
 

再多几次估计他得气死。

 
 

16.

谢谢二师兄虽然嫌弃但一直不离不弃的和我们玩。

 
 

17.

再来说这个神威。

吊眼梢,薄嘴唇,看着总在生气,长得有点邪气但我承认是蛮帅的。

他的口头禅是“啊,我怎么这么美,我真是军中一枝花。”

简称军花。

 
 

18.

“你不太像军人比较像流氓。”

“看小爷我穿正装你就知道我是正经人家的少爷了。”

 
 

于是他脱了校服换上万象套。

……的确是正经人家的少爷,不过是那种“正经人家不知为何出了一个游手好闲惹是生非的不成器儿子结果被老爹一怒之下扔去当兵改造不改过自新就不准回来,结果在军队里不但没改造还变本加厉了的感觉”的少爷。

 
 

19.

同样是万象套我穿着就一副正直温和善良的穷酸样。

关键是最后一个形容词。

 
 

人和人的差别怎么就那么大。

 
 

20.

神威这职业有段时间见谁都当爹,主要就是血特多,站着给你打都能撑三轮那种。

有时候组队他不打怪,专门跑来给我加血。加血量是看他血量比例的,两口就能给我奶满。

 
 

“我靠你奶怎么这么多”

“也不看看小爷我胸肌多发达”

“是是是,我胸小”

 
 

男人要比胸围干嘛,而且不是我说,就算是穿了铠甲也不能大成那样吧,3D美术你们是怎么做模型的?有没有考虑其他职业的自尊心?!

 
 

21.

“不行我撑不住了!”

“你脱衣服啊!”

“流氓!!”

 
 

……你才流氓,我是叫你用背水,而且怎么脱了衣服胸围反而更大了,3D美术你们ry……

 
 

22.

“我不是很喜欢用那个,好好的打就打突然脱衣服搞得我要强迫良家妇女似的。”

我懂,我也不喜欢用上善,虽然那技能可以反击防远程,但在大马路上突然就打起太极也蛮羞耻的。

 
 

23.

有一天神威告诉我他要转去水龙吟,问我要不要一起。

我犹豫了一下,说,好啊,等半个月之后吧。

最终半个月之后我还是没去,留在了师妹的寒江城。

 
 

24.

理由不是你们想象的那样。

 
 

这要说到有一天,神威突然跟我说,你有没有空让我杀一下,我做盟会日常找不到人啊。

 
 

他可没有危言耸听,早前我也说了,我们服人特少,少到什么程度呢……反正我一辈子没在伏龙岭总舵见到过活人。别的分舵也没有。基本上杭州和开封有多少人,就是全部的人了。

说到这里应该有不少人知道我在哪个服了……

 
 

“任务不是要杀三个敌对盟会的人吗,我只有一个人啊”

“所以你给我杀三次好不”

“…………”

还有这种事。

 
 

然后他就开了红名冲上来,我内心一动。

 
 

25.

在很久以前,久到剑三这个游戏刚开70没多少日子。有次我进到一个在世界频道喊人的团。这个团本来是个帮会团,只是当天成员意外缺席只好去喊个野人补缺。所以那天除了我之外,其他人全都是一个帮会的。

团长是个天策,看上去也是他们的帮主。他非常勤恳的带着一群人开荒,而我碰巧已经在自己的帮会过了那个本。于是变成了这个团里除了帮主之外唯二会打的人,于是帮主就跟抓到救星似的,一路上跟我称兄道弟打完了就差没拉着我结拜。

谁知加完好友准备各自回家的时候发生了一件很尴尬的事——我退组的一瞬间,我们发现互相头顶的名字变红了。

原来他们帮会是恶人的,而我不幸是个浩气。

 
 

那个年代的阵营观念很保守也很单纯,不像现在,当时如果是朋友,断然不会去不同的阵营,因为对立阵营真的就好像有国仇家恨似的。如果去了不同阵营,颇有种不共戴天感。

也不知道那时候的人哪儿来的归属感。

 
 

于是刚才还和乐融融的气氛顿时剑拔弩张。

不过他们都没动手,估计是因为帮主没动手。

这个天策帮主半天没说话,我估计他也挺尴尬的。毕竟刚刚还要跟我结拜来着。半晌,他终于开口了,口气特别纠结。

他说——

 
 

“……如果将来你们浩气有人加你仇杀,我帮你打他……”

 
 

…………

妈呀你这是在向我努力递出友谊的橄榄枝吗。

 
 

感天动地。

 
 

26.

在笑噗出来的前一秒我眼疾手快地关了麦。

我冷静的打字给他

“没关系,你想打我也可以,让你打。”反正你打不过我。

 
 

从那之后我每次在野外看见有红名的军爷追着我跑,就想起那个恶人天策。渐渐我就爱上了这种感觉,看到红名军爷肾上腺素就加速分泌根本控制不住。

所以我看到神威穿着校服开着红名冲过来的时候,我当即决定不去水龙吟了。

 
 

不不我没有很变态,还好吧。

 
 

27.

大家都说天刀的唐门是爸爸,就算不是,至少也是风流倜傥,都像大众老公唐青枫那样的。

可我认识的那个画风相当不对。

 
 

他比我们晚一些玩,升级也不紧不慢,总是比我低个十来级,(在我看来)花最多时间做的一件事就是摸着自己傀儡的胸露出一副高深莫测的表情,顺便喃喃自语一些诸如“该换新手办了”“这个手办好萌呀”之类别人都不懂的话。

 
 

28.

还有一件事。

他长得也算风流倜傥,正常的时候也蛮帅的,和神威不同,看上去是血统更纯的富家子弟。虽然是那种白瞎了高富帅的身世,一心想当个秋叶原手办宅的类型。

说【正常的时候】是因为,他一拍照就不正常。

他的截图总是和别人画风不一样,而且最难能可贵的是,拍出来的每张照片他都在翻白眼。

 
 

人与人之间最基本的信任呢。

 
 

29.

他经常半夜上线,所以常常沦为我大半夜挑战新事物的牺牲品。因为我抓不到别人。

于是他就耐着性子陪着我一遍遍的做这做那,东拉西扯,也不着急,直到笑着说晚安。

 
 

30.

不知道为什么在他的截图里我的画风也不对了,该不是被传染了白痴病毒吧不要啊。

 
 

31.

真武有个待机动作会向前倾身,如果前面有人一不小心就亲上去了。

几乎所有人都被我不小心过。

说几乎是因为,有个人从来没有被亲到。

 
 

就是那个神威。

 
 

“你亲他就亲!亲我一下就那么难!”

“怪我咯?!”

 
 

32.

我:“我********的***”

神威:“*********”

我:“*********了,不会吧”

神威:“你先*********,我知道*****去****”

我:“******”

我:“********”

我:“……好吧”

神威:“*****”

唐门:“你们俩在说什么?”

 
 

33.

这游戏的屏蔽列表很神奇。

比如,他会屏蔽SB这个词,屏蔽脏话当然是很好的,不过他不止这么简单。

就算你在S和B中间加一些字符,他也会屏蔽, 这样你想拐着弯骂脏话也不行,

 比如“S B”,比如“S/B”,

还比如“在Set up里找找,有Bgm的选项”

……

不管那个s和那个b隔多远他都能发现,然后屏蔽。是不是很智能。

顺便一提上面那句话改成“在系统设置里”也不能幸免,因为“系统”也是屏蔽词。

 
 

34.

你以为这样就完了吗。

 
 

江湖问答,“何以解忧,唯有杜康”的作者是____。

 
 

神秘人:“回答:曹*”

神秘人:“回答:曹*”

神秘人:“回答:曹*”

神秘人:“回答:曹*”

神秘人:“回答:曹*”

神秘人:“回答:曹*”

……

 
 

本次江湖问答无人答对,请下次再接再厉。

 
 

开发组你是不是傻,把程序弄成这样是要逼死谁。

哦,

“开发组你是不是************************死谁。”

 
 

……还能不能好好玩耍了。

大概是TBC。

 

评论(7)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