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行励起〓

鬼白小说repo+推荐⑤


这篇很好看!

标题名写成汉字是【心火】,是一个和香水有关的故事。作者从一开始就说明了这个故事是白泽和鬼灯做过一次但白泽单方面忘掉了,后来白泽为了能够重现某一天晚上让自己留恋的味道而不断尝试做香水的故事。

看上去好像都剧透光了……但是作者安排剧情的功力非常了得,即使知道这些信息也能吸引人到停不下来,同时还觉得跌宕起伏!梗埋的特别好!特别好!

四篇加起来大概七万两千字左右我用了三个小时一口气看完……啊我怎么看得这么慢啊。本来是想当睡前读物的结果看完抬头外面天亮了救命……



===============

“鬼灯。”从那一夜之后白泽就再也没有叫过鬼灯的名字。



---

鬼灯到极乐满月的时候发现白泽不在,但桌上放着一小瓶香水的试作品。桃太郎说是莉莉丝和妲己委托白泽开发的香水,于是鬼灯就聊了聊有关将来作为商品出售的程序、申报、关税什么的。

桃太郎很不擅长应付鬼灯,等白泽回来之后,白泽却说,其实我是故意让你来跟他说这件事的呀。因为我说话他一定不会好好听,我们肯定要吵起来。他想利用这个机会来跟鬼灯打个招呼(进口商品方面的),而鬼灯给了他一个内定的承诺。于是桃太郎发现其实鬼灯说什么白泽都能预测,白泽打什么算盘鬼灯也明白。所以鬼灯才跟他谈起了关税的问题。

桃太郎就想起在叫唤地狱亡者暴动的时候鬼灯和白泽的对话

“那个,我说,我的私有地里有养老瀑布哦”“……说的也是,你开价多少?”

就只有他们之间才能快速理解的交谈。虽然平时吵来吵去的,两个头脑聪明的人互相却能跟得上对方的话题。虽然白泽的解释是两个人认识的太久了才变成这样。

白泽带回来了一种叫做“依兰”的花,打算用这种花的花瓣蒸馏出来的精油当做香水的原料。这种香料很适合女孩子,而且白泽曾经遇到过一次使用这种香的人。虽然不记得是谁了,不过还记得这种味道。因为很喜欢这种味道,所以打算亲手重现它。


在好几百年前的彼世东洋医学讨论研究会上,同时参加的鬼灯和白泽被安排在了同一间宿舍里。在主催者的宴会上,白泽喝得烂醉、把鬼灯放在一边和女孩子去玩了。事后回忆起来,大概是把女孩子带回宿舍了。虽然中途一点记忆都没有……第二天早上醒来也没有看到女孩子的身影,更没有看到鬼灯的身影。只是身边留下了依兰的花香。白泽觉得把女人带回公共宿舍果然还是不太好,很失礼,就去跟鬼灯道歉。本来说“我不记得你有什么需要道歉的事?”的鬼灯在听到白泽道歉内容的时候露出了一生难得一见的表情接着把白泽揍飞了。

从那之后似乎鬼灯对白泽的暴力就从只是嘴上抬杠升级为身体上的攻击。比如挖洞什么的,拳打脚踢什么的。所以那之后白泽就再也没有叫过鬼灯的名字,也绝对不想叫鬼灯的名字


在将试作品拿去众合地狱求感想之后,白泽碰到了阿香。白泽在拿出香水给阿香试用的时候,鬼灯正好出来。闻到了香水味道的鬼灯有一瞬间的失神

“温和而又柔软、浓郁又温柔、而且十分妖艳……”

(就像您一样。)

当然取代没说出来的后半句话的是一记直拳。把所有的详细数据和成分材料提交给我,不然我是不会批准发售的,你加油吧。说完鬼灯就离开了。


白泽问阿香,刚刚那句话是哪个小说里的台词吗?那种话实在不像是对爱一窍不通的鬼灯会说得出的。阿香笑着说,别看鬼灯这样,但我觉得他并不是没有经历过恋爱的人呀。

阿香说,几百年也就那么一次吧,感觉那段时间鬼灯遇到了难以处理的感情问题。最初以为是生病了,就说要不要去看病呢?但是鬼灯回答说,这是老毛病了不用担心,那去拿点药呢?鬼灯又回答说这个病没得治。你说这是不是相思病呢白泽大人?啊说起来好像就是学会那阵子的事……。

要说鬼灯其实挺受欢迎的。要是真的有跟什么人交往过、或者爱过什么人好像也很正常。想到这里白泽不知为什么有种输了的感觉。


之后像是赌气一样,他如约提交了像是山一样高的的香水资料,以及一大批试作品。并且对鬼灯说,“等你都看完了,按你的品味选一个样本出来吧。虽然最后决定权是小妲己啦。”


------------

-第一章END,第二章突入-

------------


初次见面,就被吸引了。再次见面的时候,又折服于对方的博学和知识。后来对象的轻浮和自甘堕落又让自己非常失望。和汉亲善大会上的第一次吵架的理由现在回想起来根本无足轻重,但不知为什么就是会觉得很生气。

鬼灯被白泽提交的大量资料搞到通宵三晚,白泽故意提交了很多没必要的东西,细碎的细枝末节的数据都写了进去,那家伙绝对是故意在跟鬼灯过不去。

不过这些香水的主调为什么他选了依兰……?这是巧合吗……?虽然和那一晚的味道还是有些不同,不过那天应该也是混合了依兰味道的香气。

鬼灯一个个地试闻样本,最后停在了某一个。

就是这个……

(那一晚的味道。)

鬼灯找到了对应的资料记载,却发现里面漏记了某种配料。是故意的吗?还是不小心写错了?还有为什么白泽试图重现的味道是自己知道的那种?那家伙……不是已经忘了那天晚上的事吗?


“资料里这个还有那个,你写错的地方太多了,全部都重写,带着错误发表算你诈骗啊。”“你看到错了就帮我改啊我又不是日本人干嘛要用日语ry”……没有橡皮也没有修正液,用毛笔写的东西如果出错了,当然是那一页只能重写一遍。

鬼灯想起当年在学会也是这样的情景。

-----

“不是叫你把图解的部分空出来留给我吗?!谁叫你把鬼画符画上去的?!”虽然常常有这样的争执,但老实说能够合作完成课题,成就感也非常高。在一起讨论学术的话题、一起完成报告、感到自己和对方思考方式的契合和思维速度的一致……而且还、住在同一个房间里。鬼灯明白自己心里的感情是什么。

在主催者的酒会当晚,鬼灯一个人在房间里喝酒。但他没想到白泽也回来了。

“……你在啊”

“你才是,没有跟女人一起吗?”

“别管我!”

就这样两个人坐在窗前对酌了起来。白泽趁着酒意坦白说,“虽然你大部分时间挺让人生气的,不过我真的不讨厌和你说话。和你一起做研究啦,讨论啦,我都觉得很开心。”

因为对方的话产生了巨大动摇的鬼灯靠近了白泽身边,然后……闻到了甜腻的花香。

“啊这个,依兰啊。从学会里的女生那边拿到的,刚刚有在聊这个话题。”白泽笑着说。又是女孩子,鬼灯拉下脸来。

“你怎么拉着脸啦。”

“别管我。”

“其实我很好奇,这种花对地狱的鬼神有没有效果呢?……放松效果和——

……催情效果。”

然后鬼灯脑子里那根线就烧断了。


“温和而又柔软、浓郁又温柔、而且十分妖艳……”

“……就像您一样。”



事后,白泽看着鬼灯的背影说,“不要认真…比较好吧。”鬼灯心头一冷,头也没回的回答“我知道,您也忘记这件事吧。”反正……你只是趁着醉意一时兴起而已。

那之后就这样抱着对那一夜的煎熬度过了几百年的时光。明明是自己要对方忘记的,却又抱着一丝期待对方能回应。

----------

鬼灯拿出了一个小瓶。“这个,我选的话。”在白泽准备接过去的时候定番的巴鲁斯出现了!随着白泽的惨叫小瓶掉在地上摔个粉碎。

“我今天很忙所以下次再问你篡改数据的原因”

“什么篡改数据?!”

“那个样本的资料里,漏记了一样原料吧。

就是仙桃。惟独这瓶里你加了仙桃的味道。还有……你的错别字我都给你贴条了每个字重写一万次。”

说完鬼灯就离开了。白泽在收拾地上的碎片时却愣住了。

这是打碎的样本的味道吗?还是鬼灯身上的味道呢?


(和那晚记忆里一样的香味。)


第二天,白泽把最终的样本送去了妲己那边。“虽然要怎么选是小妲己决定的,不过我的一个熟人选了这种。”白泽拿起了鬼灯挑出来的那瓶。“虽然我个人觉得这个很普通,不知道有什么特别之处。”

妲己闻了闻,笑了起来

“选这个的是你的恋人吗?还是我的同行呢?

——因为这瓶的味道,是白泽大人的香气。”

确切说来,应该是拿着花的白泽大人会有的香气。白泽大人会觉得普通,是因为人对自己的味道是觉得理所当然的,嗯……我也挺喜欢这瓶的。说着妲己露出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点上了烟。

闻到烟味的瞬间白泽忽然抬头

(这是……那天晚上的味道。)

妲己手中的烟管里,填的正是地狱的官吏也会使用的高级烟草“业火”。


------------

-第二章END,第三章突入-

------------


为了香水配方的事情,白泽其实已经很久都没有去找过女孩子了。但是他觉得还是有哪里不对。

“桃太郎,我身上是什么味道?”

“?!这种我不知道啊??!!”

“也是啊你一直跟我住在一起……而且我的确是故意想要试试看才没有把素材写全的为什么他能知道我少的是什么素材啊……虽然一般来说的确是记别人的味道比记自己的味道要容易啦,说起来现在会吸烟的女性也挺多的就是……”你到底在说什么啊白泽大人,而且你说的【他】又是谁啊。

“桃太郎,帮我给小白打个电话吧。”

“虽然不知道你想说什么不过小白是只狗,它没有手机的!”


白泽用请吃烧烤的名义找到了小白帮忙,他让嗅觉灵敏的小白说出每个指定的人的味道。香水擦在每个人身上会因为人的不同而有不同的香味,是因为混合了那个人本身的味道的结果。

“桃太郎是仙桃,不过不是果实是桃树叶的味道”

“茄子是画具和粘土的味道”

“唐瓜是箪笥(竹或苇编制的家具)的味道”

“阿香是香粉和蛇的味道”

“阎魔大王是肉的味道”(……)

“鬼灯大人是烟草和纸、偶尔有药材……还有金鱼草的味道。”

“顺便一提白泽大人和以前味道不一样了哦,以前全身都是各种雌性的气味,现在却像是……花香和药香和熏香还有仙桃的味道。嗯不是桃太郎那种桃树叶的味道,是桃子果实的味道吧。”

--------

“你不会对任何人认真”,曾经有人这么说过。

“只要身体能够满足,对你来说谁都好”,曾经也有人这么说过。

“没有人能消除你心里的孤独”,更是有敏锐的人这么说过。

白泽一直都不以为然。但是只有那天,虽然不记得发生了什么,但伴随着那股香气醒来的早晨,感到了从未体会过的充实感。所以想要再一次找到那个味道,想要再一次让内心被填满。“再一次”这种好像对什么东西很执着的说法,本来就不适合对万物都无所谓的白泽。


现在在白泽面前有三个小瓶。

第一瓶的配方是依兰、熏香、药草和仙桃。

第二瓶是依兰、名为业火的烟草和金鱼草

第三瓶是前两者的混合,而这一瓶的味道……就是那天的香气。

这是怎么回事。是因为鬼灯是那房间的另一个住户吗?还是因为鬼灯本身……就是当事人呢?

白泽不是傻瓜。

他想起了道歉那天的情景。明明在一开始鬼灯说了“我不记得有什么需要你道歉的事”,而在听他说完之后却大怒。所以那并不是对“带女孩子回来打扰到室友”这件事的愤怒,而是对道歉本身的愤怒。

白泽蹲在了地上。自己推理出来的结论让自己无言以对。

而且……再怎样忘得这么彻底、忘了这么多年也太奇怪了。所以……是使用了【忘却术】。

白泽默默的拿出纸开始写起那所谓的写一万遍来纠正的错别字。就这样直到天亮。

(想不起来比较好。)

(这样就行了。)

(我一定是觉得忘了比较好才忘了的呀。)

(到底有什么必须要忘的呢)

(因为对方是那家伙呀,我怎么能接受这件事)

(但是那家伙呢?他……接受吗)

对自己实施了忘却术,连忘却术本身都忘记了的程度。所以自己一定是不想回想起来才对。


-------

“别说你忘了你之前篡改数据的事”

“那是因为你之前在众合地狱放话我有点不爽所以想试试看你是不是真的能看出错来……我没别的意思”

“所以说,那不是疏漏,是故意的咯”

“……我也知道在官方数据里这么干不太好,对不起”

一心以为要挨揍的白泽越说越小声,但却没有等来鬼灯的责骂。鬼灯只是叹了口气说

“……您为什么要挑那一瓶来试我?”

“……………………那你……为什么要选那一瓶?”

这么说起来,鬼灯是记得那一晚的,他应该是记得那个香气。所以为什么要选那一瓶呢。

“…因为只有那一瓶是特别的。”

“特……别?”

鬼灯问了呆然的白泽另一个问题。

“白泽先生,桃源乡会下雨吗?”

为什么会突然提到下雨?鬼灯并没有理会白泽的疑问,离开了极乐满月。


果然白泽应该是在寻找那个时候的香气。为什么呢?明明是宁可忘掉不愿意再想起来的事,事到如今却又那么努力的想要再现出来。真是一点都不像他会做的事。

真是让人生气。……啊,狼牙棒忘记在极乐满月了。


桃太郎一边和白泽聊天,一边整理着药材。甘草、枳实、龙骨、槟榔时、灯芯草、登吕根……

“白泽大人,登吕根是哪一个?”

“登吕根就是酸浆根啦,也就是鬼……”

鬼灯。

在白泽看到出现在门口的鬼神时,说出口的这个词就变了味儿。从单纯的在叫药材的名字,变成了在叫鬼灯的名字。

“我只是有东西忘记拿了。”从呆立中先反应过来的是鬼灯,他迅速的拿起门口的狼牙棒再次离开了极乐满月。

“鬼灯大人……耳朵好红……?”

而在这之后,白泽却倒了下去。叫出鬼灯名字的一瞬间,忘却术的封印解开了。

白泽想起了那天晚上他和鬼灯的对话,包括那段令人羞耻的情事。

“您在想什么?”

“桃源乡呢……有时候会下雨。那里的雨有种很温柔的气息,可以让人变得诚实。”

“无论是谁都会吗?”

“嗯……你这样的大概不行吧。”

“就算没有雨我也很诚实。”


“您对我来说……是特别的人。”

被这样的鬼灯注视着,白泽第一次有了不知所措的感觉。

“不要认真…比较好吧。”如果此时鬼灯回过头看白泽的话,一定会得到不同的答案。但他没有回头,只是穿上衣服说“我知道,您也忘记这件事吧。”

不想和鬼灯的关系产生变化。在能够自然的喊出鬼灯的名字为止,直到能够面对这件事之前,忘了它。那就把鬼灯的名字当做忘却术的封印吧。

“我不是在逃避,只是暂时保留结果而已!”这么自我解释的白泽当时并没有考虑这么做会让鬼灯在之后有多苦恼;也没想过对鬼灯的感情会给自己留下多大的影响。


前日倒下的白泽在昏睡了一天之后醒来,又用了很多天整理自己的心情,直到莉莉丝来到了极乐满月,然后看到了那几个小瓶。

“那个,是香水的样本?”

“其中一个是,不过另一个是废弃的方案。”

被妲己选中的那个是带有桃香的那个、被说成是白泽的香味的一瓶。另一瓶当然是用烟草和金鱼草调和出来的像是鬼灯的那瓶。但是莉莉丝闻过之后,却说,这两瓶都要留下。并且希望原作者给它们起个名字。

桃源乡下起了雨。白泽想起了那天晚上,和鬼灯说到的雨的话题。


-----------

香水终于完成了,莉莉丝带着最终的成品和授权书找鬼灯签字,准备发售。

最终决定发售的香水有两款,一个是鬼灯熟悉的、带有桃香的小瓶,另一个是,带有业火和金鱼草香气的……

“鬼灯大人身上的味道果然是烟草和金鱼草呢!嗯嗯!”鬼灯脑海中突然浮现出某一天带着烤肉味儿在自己身边打转的小白的话。


(那个人真是……)


然后鬼灯就看到了商品的名字。

ココロビ。心火。心火也叫做隐火……也就是,鬼火的意思。


(那个人绝对……是故意的)


丢失的记忆、一直在寻找的香味、自己的名字、根源的暗示、雨……这一切都只能说明一个结论。鬼灯罕见的在下班的钟声敲响之后就离开了阎魔殿。

目标是桃源乡。


桃源乡正在淅淅沥沥地下雨。

“真难得你今天没有破门而入”

“您全部都想起来了吗?”

“嗯。”

“您把自己的记忆封印了……而且还用我的名字”

“你察觉到了?”

“……让您讨厌到这个程度吗”

“正相反啊。”


“为什么要一直找我呢,您明明对我说不要认真比较好”

“……我其实在对自己说呢。”认真起来的话,会变成自己都害怕的程度。

“不过我也有一件事要忏悔。”鬼灯说“我不该对你说忘了比较好。我没想过忘记之后会这么痛苦,是我失言。”


“雨好像停了。”

“因为下雨,所以您今天格外诚实呢”

“我觉得你也是啊”

“那是因为您故意撩拨我,用香水的名字。”

“因为,事到如今,我总不能跟你说哎呀我想起来了!”

“……你以为为了让你想起来我做了多少努力?”

“咦?!该不会……”

“让人想起来忘记的事最好的办法就是意外冲击…”

“啊?!目前为止那出格的暴力行为不是在讨厌我其实是冲击疗法吗?!?!我以为你是因为生气才?!”

“生气倒也是真的生气。”

“……”


互相告白,解决了几百年以来的大问题,

很好,皆大欢喜皆大欢喜。

=============================

END




……每个细节都好萌,真心觉得这样下去我就要忍不住全篇翻译了_(:з」∠)_(你醒醒)。……不过因为实在太长了,其实我省略了很多段落,不是和主线密切相关的比如阎魔大王还有桃太郎等等的部分,还有鬼白二人的大段的内心独白和思考就都没提……。推荐看原作。推荐看原作!(重要的事情说两遍)


那天实际上、只是白泽带回了一枝依兰而已。

鬼灯对那天晚上的香味的记忆是依兰+白泽的味道,而白泽对那天晚上的记忆是依兰+鬼灯的味道。

都是对方的味道(因为自己的味道自己习惯了不会有感觉)。而因为那天的当事人是特别的人,所以才在记忆里变成了特别的香气。

鬼灯从样品里挑出来的是带有仙桃(白泽)气味的依兰香水,而白泽数次觉得和那天晚上一样的则是混合了烟草业火(鬼灯)的依兰香水的味道。

---------

白泽吃准了自己不会叫鬼灯的名字所以把忘却术封印设成了【鬼灯】。他觉得哪天自己能叫他的名字了应该和鬼灯的关系变得不一样了,那时候就算想起来应该也能面对这件事。所以在那一天到来之前就先忘了吧。

但是没想到因为一个意外而叫了对方。

原本在说【鬼灯】的时候只是在说植物名,这样即使叫多少遍封印也不会有影响。但叫到一半的时候他看到了鬼灯,因为他想着对方再叫出来,就变成了【在叫对方的名字】这样的意味。所以这次封印解开了。

---------

这几个梗真是埋的超棒的。

另外关于依兰(イランイラン)

依兰是一种东南亚的植物,可以提炼精油,用来做香水,它的香气可以放松神经系统,使人感到欢愉;可舒解愤怒、焦虑、恐慌的情绪;平衡荷尔蒙分泌,具有显著的催情作用,因此印度尼西亚有在新婚时在新房里撒满依兰的习俗。(摘自百科和小说原文)

评论(6)

热度(690)